本文作者:西风独醉

“用神”到底是什么?(中篇)

西风独醉 1个月前 ( 07-14 ) 141 抢沙发

如前文所述,在传统的格局法中,一般以四柱最强力的十神(天干)为用神,这些用神对命主或帮或抑,有利有弊。我们知道,除了格局法,还有一种命理方法目前最为常用,那就是用神法。那么,在用神法中又是如何取用神的呢

《子平真诠》中说:“八字用神,专求月令”,这个说法跟《渊海子平》的眉批(应为明末刻印时所加)完全一致。根据庄圆先生等人的考证,《子平真诠》是《耕寸集》的修订版本,而《耕寸集》又成书于明末,跟《渊海子平》明末刻印的年份差不多,所以其看法一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由《渊海子平》原文和《三命通会》这两本明朝偏中前期的作品中均以四柱求用神,到《渊海子平》眉批和《子平真诠》原文中以月令取用神,我们可以大胆的猜测命理学中“专重月令”这个趋势是从明末开始的。而这种“专重月令”到最后演变成什么都要以月令来看,比如旺衰强弱皆求于月令,这并非古人的本意。

《子平真诠》的评注者徐乐吾对用神的定义偏《三命通会》,他并未完全认同“八字用神,专求月令”这种说法,而是更偏重于“四柱之中求用神”,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因为徐乐吾对《三命通会》这本书是比较推崇的,所以万民英取用神的方法对他是有影响的。徐乐吾是这么说的:“用神者,八字中所用之神也。……取用神之法,先求之于月令之神,月令者当旺之气也。如月令无可取用,乃于年日时之干支中求之。用虽别求,而其关键仍有月令”。从徐乐吾的文中我们可以看到,他虽然采用了《渊海》和《三命》四柱之中取用神的观点,但也不敢偏离《子平真诠》以月令为重的看法,是一种折中的说法。

《子平真诠》定义了用神,但是他在讲到取用神的方法的时候并未按照自己的定义进行。比如讲到“扶抑法”取用神的时候说“扶抑日元为用”,这显然就背离了“月令者当旺之气,如月令无可取用,乃于年日时之干支中求之”这个基本原则。因为类似“扶抑法”、“调候法”、“病药法”这类取用神的方法均是寻求对命主有利的十神,而不是寻找最旺的十神。而正因为徐乐吾对用神的定义和他所采的取用方法相互矛盾,导致看了这本书的很多人对取用神完全陷入了迷惑之中

当然,徐乐吾以“对命主有利”取用神并非没有出处,因为明代的《神锋通考》就是这样取用神的,“如日主衰弱见印星及阳刃,身弱则亲印绶阳刃也,身旺则自亲食神伤官也”,就是从对命主有利这个角度来取用神的。徐乐吾之后,韦千里也是用这种方法取用神的。

明末还有一本书叫做《穷通宝鉴》,这本书取用神的方法跟前面的完全不同,既不是以最旺者取用神,也不是对命主有利者取用神,而是以对应的月份取用神。并且,该书还认为用神也需要被克制,“凡用神太多,不宜克制,须泄之为妙。用神多者,非二三用神之谓,用神重见,即谓之多”。

当然,我们还不能忽略另外一本著作,即《滴天髓阐微》,该书中取用神的方法偏向于“四柱中旺者为用神”,“果能审日主之衰旺,用神之喜忌,当抑则抑,当扶则扶,所谓去留舒配,取裁确当,则运途否泰,显然明白,祸福灾祥,无不验矣”。

综上所述,除了《穷通宝鉴》这类专论节气的典籍外,其他的命理典籍中取用神的方法基本分为两大类,其中一大类是取四柱中最强旺的十神,而另一类则是取四柱中对命主有利的十神。那么,这两种取用神的方法哪种更合理呢?请看我的下篇文章。谢谢大家!

文|西风独醉 探讨命理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(请大家关注我,和我探讨命理知识)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西风独醉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ifengduzui.com/?id=899发布于 1个月前 ( 07-14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西风命缘

分享到:
赞(24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验证码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141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