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作者:西风独醉

我的人生选择(结束篇)给老朋友的一封信

西风独醉 5个月前 ( 12-19 ) 245 抢沙发

老朋友,您收到我这封信的时候,意味着我的《回忆录》将会告一段落。生活还要继续,脚步必将轻盈。老朋友,我要告诉您的是:这几天我所谈论的,都是我真实的故事,也许它并不完美,也许它风尘仆仆。当我写这些文章的时候,我的内心不知道是喜还是悲,因为岁月的流痕已经刻满了我的胸膛,如毕加索的画,各人自有解读,如果愿意的话,我希望做为我的老朋友,您,把它解读成“印象派”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我一生最大的梦想,是写一本书,这本书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,就叫做《基因》。我要写我父亲的基因,我母亲的基因,以及我所不知道的万古祖先们的基因,它们是如何在我的身体中纠葛,以影响我的思维,和我走路的方式。

我会记得那铺满白雪的山路,蜿蜒向外,两行车辙,几行脚印,弱小的几个身影,随着汽油的味道而渐渐远去。山巅起伏,摇摇晃晃中我怀着一个忐忑的心,来到了小城市,来到了大城市,来到了特大城市。老朋友,我掏心窝子说,我的城市越来越大,我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小,小到我得用显微镜去寻找自己的存在。

于是,我跟小狗说话,我跟蟑螂说话,我跟蚂蚁蚊子说话,它们似乎都听不懂我说的话,最后我只有跟自己的影子说话。影子它其实也没兴趣听我说话,因为我说的都是废话。所以,我才想到要跟您说话,我的朋友。

我最喜欢的一件事情,就是看着月亮傻笑,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我小的时候,我的妈妈告诉我,月亮旁边的“伴月星”是她的伙伴,太阳也是她的伙伴,所以月亮不会再孤独。但那只是故事,我的朋友。太阳和月亮只有在黄昏或清晨,才有可能远远的遥望,而伴月星也只有在偶尔的几天里,才能出现在月亮的身旁。天上的她是孤独的,地上的我是孤独的,两个孤独的人对望,她的孤独洒满了我的全身,我的孤独化成了沉重的呼吸,不知她是否能感觉到。

我曾经是个很胆小的人。现在也是,但好了很多。您记得吗?小时候的我不敢黑夜在外面走,更不敢月夜在外面走,那是因为我听到的许多许多的故事给我造成的胆怯。那时候我就在想,月亮为什么不胆小,她为什么敢一个人在黑夜里走路?后来我才知道,孤独的人是无畏的,我的朋友。

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我曾经跟你讲过:庄周梦到自己变成了蝴蝶,我可没遇到过这样的好事,我梦到的自己在云层里飞翔,我的妈妈告诉我,那是我在长身体。到现在我还能梦到我在飞,但我已经不再长身体,我的妈妈说,我还在长身体,是我自己感觉不到。我能感觉到的,只是我不想说,因为如果不是身体在拉长拉大,我何至于变得如此空虚?

老朋友,今天天气有点冷,我穿的稍微厚了点,想照下镜子,结果发现自己胳膊不够长。路上碰到一只晨练的小狗,它对着我汪汪叫,我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穿反了。我的朋友,这是小狗它认识我,因为我每天都要经过它的地盘。要不是它的提醒,我可能会丢一个很大的丑。这个时候我才后悔,为什么不买个大点的镜子,那种自己扛不动的镜子。

我从来不喜欢大的镜子,因为我的妈妈说大镜子容易让人做梦。昨天晚上,我又做了一个梦。我本来要告诉你这个梦的,我的朋友,但我忘记我做了什么梦,我只知道我做了一个梦,所以我就告诉你我做了一个梦。虽然我忘记了什么梦,但还是要告诉你我做了一个梦,是因为我确实做了一个梦。如果明天晚上我梦见我昨晚做了一个什么梦,我明天一定告诉您我昨晚做了一个什么梦。好吗?我的朋友?!

此致,敬礼

西风独醉,敬上!

文|西风独醉 探讨命理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(请大家关注我,和我探讨命理知识)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西风独醉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ifengduzui.com/?id=828发布于 5个月前 ( 12-19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西风命缘

分享到:
赞(23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验证码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245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